提及臺灣的平面設計師,我們能想到的只有聶永真與王志弘了。今天再跟大家介紹一位:年僅33歲,卻擁有12年工作資歷與6年出版設計經驗的平面設計師:彭星凱。他的作品優雅而富有哲學,溫潤卻一針見血,連結作者與讀者意識的彼端,讓原本疏離的,產生共鳴,馴服每個素材,創造精準的視覺語言,完整商業目的同時,達到難得的個人性與精神價值。

獲得榮譽

  • 德國iF傳達設計獎
  • 海峽兩岸十大最美圖書
  • 臺北書展金蝶獎
  • 2014年臺灣出版設計大獎銀獎及銅獎雙料得主
  • 曾入選為《Shopping Design》2015年Best 100「最佳設計師」
  • 2017年「年度最佳設計」等獎項

設計師簡介

彭星凱,1986年生于臺灣省,15歲就開始接案起家(15歲還在網吧玩游戲的我著實慚愧),17歲踏足設計圈并成立工作室「空白地區」,從「什么都接」到如今「堅持不改稿」,從執著于追求完美,到如今可以放下執著。

上初中時,彭星凱就非常喜歡畫圖,他自稱:因家境不太好,上了高中后便選了一個可以通過畫圖來賺錢的兼職。并在當時臺灣剛興起的人力銀行,與設計師入口網站「黑秀網」接案。當時的他,只要有工作委托,馬上就會接下來,可謂是:來者不拒,給錢就干。

高三時,他奪得了「學生美展」設計類的第一名。這個獎項,給了沒自信、又不認同自己的彭星凱莫大的鼓勵。他說:那個時候我意識到,自己有做設計的能力。這使得他更加堅定的要走設計這條道路。

成名之后,找他做東西的人也越來越多,為了回應客戶的期待與信任,彭星凱嚴格把控作品的質量,不允許出現絲毫的差錯。他回憶說:曾做過一本詩集《鎮痛》,因為感冒沒去印刷廠,收到樣書后,對紙張的材質感到不滿,便要求換紙、全部重新縫線。那成本怎么辦?他說:印刷費全部我出。(這真是有追求啊,所有的印刷費算下來,設計費算是白拿了),之所以這么做,是因為彭星凱相信,設計會對社會造成影響,基于使命感,即使血本無歸也無妨。

后來,隨著年齡與工作資歷的增加,他逐漸明白,自己無法掌控所有的事情,開始慢慢學會放下執著,學會接受設計因紙張、印刷等諸多不確定因素,導致的變化。彭星凱說:我把這些因素當成作品的機緣,它記錄了當天的天氣、印刷師的心情、自己的隨興或專注的苛求等等,用平靜的心看待這一切。

設計了超過150本書籍封面的彭星凱,在這些年中堅持「不改稿」。每當有案子要談合作時,他會先摸清楚客戶所能接受的底線、考慮與消費者溝通的立場,并以「堅持不改稿,要改我就不做」為前提。他說:想要我改稿,除非說服我。

看到這,肯定有人會說,這么有脾氣的嗎?敢跟甲方爸爸搞對抗?其實也不是,大家仔細看這段話「摸清楚客戶所能接受的底線、考慮與消費者溝通的立場」意思是:我之所以要這么做,是因為我已經調查清楚了,也思考了很長時間。你可以不接受我的方案,但必須要給個說法。

設計師觀點

每個事物都會有一個訊息,然后我們透過理解跟感知,去對事情進行判斷而得到一個結果,這個就是平面設計傳達的工作。可我覺得,每一個產品、每一個設計它都能夠做到傳達,設計師也都很清楚,自己要傳達的是什么。可如何讓消費者感到好奇,而不是讓消費者第一眼就看清楚,我認為那個好奇會讓消費者,主動去認識跟理解產品。

在每個人,都能清楚傳達自己意圖的時候,我們應該追求的是:當消費者看到產品時,這個產品是否可以觸發,消費者的感覺或是聯想,從而產生興趣進行消費。商品設計讓消費者感到「好奇」,遠比看「清楚」還重要!

飽受爭議

秉承著這個觀點,在他做的所有設計作品中,有一個讓他大紅大紫,名聲在外,同時也因為這個作品,使他飽受爭議,遭到各方批評。它就是臺灣老牌飲料:黑松沙士。

「黑松沙士」是一種深褐色、甜味、不含咖啡因的碳酸飲料,雖顏色與可樂很像,但味道跟可樂不同。它改良自美國流行飲料Rootbeer,Rootbeer在1930年,先是被引進到上海,然后黑松公司又從上海,將其引進到臺灣。

2017年,黑松公司根據消費者的健康飲食理念推出了一款減糖、減熱量35%的沙士飲品「黑松沙士清爽der」,并邀請彭星凱為新產品,設計新包裝。這次的改版,黑松沙士的中文和英文字都變小了,包裝給人的感覺也更加的輕盈。彭星凱運用了他最為擅長的:簡約風格。這也正符合新產品提倡的「輕生活美學」與現代人注重「減法」的生活方式。

新包裝為圓形瓶身設計,拉寬原本窄版的瓶型,因為,彭星凱希望,跟舊包裝比新包裝的,視覺印象能更加開闊一些。

以簡單的大色塊與放大的「35」(意謂減糖、減熱35%)數字取代傳統大大的「黑松沙士」字樣。消費者拿到實體后,稍稍轉向側邊,銀色標簽就會進入視野,后與黑色的銜接,組合成更多元的造型。瓶身在不同光線下,會呈現出不同的色澤,給消費者帶來不同的感受。

彭星凱說:之所以這么做,是因為我想讓消費者看到沙士真正的顏色,而不是我們過去為了易于識別而簡化后的「概念色」。這些無彩度的設計,也正和減法哲學相呼應,「以最少的遮掩,誠實展現產品的本質。」

對于這次的改版,不少網友留言大贊說「有雅致的感覺」、「這樣我以后都不買可樂了」、「超美der」、「好吸睛,沙士變時尚了」、「看了我都想買了」,還有人認為過去的舊包裝真的容易讓人有躁熱感,這個清爽多了,有種年輕時尚健康的感覺。

雖然新包裝頗有設計感,但也有人認為在時尚之外卻少了本土氣息,沒了之前的熟悉感。而且也看不出來,這是飲料的包裝。還有人開玩笑說,「明明是喝的,現在像洗發水了」、「剛看還以為是什么提神飲料」、「拿掉標簽我覺得就是化學實驗室里的溶劑之類的」,還說這種設計叫作「萬用設計」,它里面可以是醬油、橄欖油、鹽酸、礦泉水等等。

彭星凱本人,也對網友的評論作了回應,稱:當你幸運能作為一名消費者時,請記住在你面前擺著的,每一個亮麗包裝的背后,都是由一群每天置身市場研究且訓練有素的「行銷人」,聚在一起所做出的決定,請交換尊重。專業的事,讓專業的人去說。我真做了醬油,你們也會說像沙士的好嗎。

我想說的是,這些持否定態度的網友中,有發自內心認真考慮的人,也有為了否定而否定的噴子。然而,事實擺在眼前,據黑色沙士的市場經理說:改版后的新包裝,銷量確實比以前要高的多。果然是萬物難逃「真香定律」啊。

作品解析

1. 不想工作

《不想工作》集結彭星凱,兩年內的21首散文詩,以日期排序。而最適合《不想工作》的封面,就是「沒有」。從這本書有雛形開始,就決定將書名作為溝通的主視覺。因為「不想工作」是能夠引起大眾共鳴的語言,只要文字訊息夠搶眼即可,剔除約束讀者想像的元素,無需過多的設計。

全書以海報的形式出現,初衷在于挑戰「書為何必須成冊」的出版框架,并提醒臺灣市場,海報文化存在的意義與價值。海報即使能夠順利張貼,也只有三到五秒被記憶的機會,所以理當是個需要被精簡至極、功能僅止于初步提醒,或誘發觀者興致的媒體。

2. 吃書的馬

《吃書的馬》為彭星凱 2009~2016 年的作品選集,全書以「彭星凱的作品自述」為主線,通過與其他設計師、合作出版社主編、編輯及作家的對話,帶出他設計的緣由。透過自述,讓作品集不僅僅是作品集,也讓讀者了解一本書的設計,需要的不只是設計師一人,而是經過多方協調討論后的產物。

書封以淺灰色為底,主形象則由多個藍色小方格所組成,形狀像極了一匹兩腳凌空跳起的馬。而「:P」和「:M」兩個表情符號,前者代表「看來很好吃的樣子」,后者表示「來咬一口」,給人一種親切可人之感。以清新脫俗的方式表達「吃」的意思,也與抽象的馬形象不謀而合。(這匹馬有點東西啊,不吃草想吃書)

或許還有人沒看出來,為什么「:P」表示想吃,「:M」表示想咬。仔細看的話,我們會發現,「:P」是一個舔嘴巴的表情,「:M」則是一個張嘴巴的表情。舔嘴表示:想吃,張嘴表示:想咬。(我只能說上一句666了,牛啤)

內頁以駱以軍的《女兒》封面作為開頭,這個大膽又搶眼的設計,充分表達出小說脫俗不羈的風格,也為《吃書的馬》的風格做下定位。

3. 世大運紀念瓶

為了慶祝2017臺北世大運,臺灣啤酒推出限量款啤酒包裝,并邀請彭星凱操刀為其設計包裝,彭星凱以代表世界五大洲的「藍黃黑綠紅」五個顏色為主,在結合帶有律動感的線條,帶出年輕的活力。不以臺灣為主形象,而是站在選手的角度,以人為出發點,配合簡單的圖形展現出臺灣的多元性。

彭星凱說:我一開始就先排除太具象、容易局限詮釋空間的運動圖案,選擇以抽象的圖形呈現,讓看的人可以思考設計跟自己說了什么。「這種不說清楚的設計是很迷人的,因為我們可以在看懂之后得到一些只屬于自己的東西。」

以一系列三款的形式推出設計,是臺灣產品包裝比較少見的。「系列」不只是增強設計的表現力,同時也是一種行銷策略,在無法套裝發行的限制下,盡可能引起民眾的收集欲望,買了第一瓶就很想買齊三瓶。

4. 半場無戰事

這本書描述了,19歲美國大兵比利,打了場勝仗回國后,成為英雄的故事,設計師以象徵「美國國旗」的七條紅線與星星符號,作為小說想像的入口,用美術字作為主視覺、沒有任何議題之外的布置與譯釋,僅專心將畫面所有細節經營得當,重復修整每一個字的距離與筆畫粗細,逐步勾勒出《半場無戰事》。

紅線以箔燙金加工處理,封面使用美國可樂紙印刷后,在顆粒圓潤細小的紙紋上,呈現輕微反光層次豐富,中英文書名皆為特別設計的標準字,以頭尾修圓、無襯線字體造型,反映主角的年輕與單純。

5. 狂戀

「狂戀」,聽起來既濃烈又赤裸。這本詩集紀錄了作者生活中種種的傷,字里行間摻雜著對肉體與靈魂的拷問。濃烈、直接、動感、肉欲……,傳達出一種很深的愛,而這種愛是逃離不掉,設計師打算用圖片來傳達這個氣質。而封面的圖片是,情侶們在做不可描述的事情時,所拍攝下來的。據彭星凱說:只有這樣的圖,才能表現出「狂戀」應有的樣子。

去掉腰封后,封面上空無一字,只有一張圖片,這給讀者留下了無限的想像空間,視覺語言簡潔而又強烈。詩是不被指向的,接收者能夠自我判斷與詮釋詩的情緒。文字在版面中出現,就是一種訊息的灌輸、對讀者的指引;使用單純圖像意味著設計師把詮釋權交出,讓讀者盡可能打開感受,詮釋設計。

書腰以破碎的文字與迥異的字型組合,搭配幾何圖形,強調迷幻與狂亂的抽象感受。內封面將書背原本裸露的穿線包起,有如繃帶般遮掩傷口。內文與書腰所設計的圖形,是圖像創作者對詩最直接、真實的反映。

6. 沒有地圖的旅行

《沒有地圖的旅行》記錄了非洲賴比瑞亞的故事,書里是這樣描述的:非洲,被上帝遺棄的黑色大陸,墮落、殘暴、卑微、晦暗、野蠻、荒蕪….,根據這些關鍵詞,書封印上了滿版的黑墨,表示「黑色大陸」,圖像與書名使用了燙金工藝,金色表示「非洲的烈日」,而叢林則象征著非洲的野蠻與荒蕪。

內封安排了非洲地圖,并非真的要讓讀者看清楚,這是什么地方,只是粗略地提醒讀者,陌生的賴比瑞亞,它的地理位置在哪。這幅地圖刻意模糊并點陣化,與封面的明確利落形成了鮮明的對比,從表示荒蕪的封面開始,打開內封看到地圖后,讀者就可以開始探索,非洲這塊黑色的大陸了。

7. 名為我之物

散文集《名為我之物》,是作者對「我」是什么,這一概念的總結與思考。而書封給人的感覺并不像大多數的散文集那樣,走清新淡雅的路線,而是通過抽象的手法,進一步凸顯書中所描述的「思辨」特質。

書衣將「我」的意象代入進那個黑色的圓中,在由其它三個圓組合成的框架里:滾動、刺探,像是不斷的在摸索著什么。而這三個圓背后的文字,看似可以閱讀卻又無法閱讀,寓意:背后似我、卻不是我的虛幻性。

刺圓突出版面,以「我」為中心往外輻射,彷彿將書中的「我」,拉近至讀者面前。

8. 女兒

《女兒》這本書以罕見的人像攝影、而且是裸露的女體作為封面。設計師抽離了,一切有關于色情的成份,只露出半張臉孔的女子似在沉思、又像在沉睡,蒼白、干凈的身軀在光線的映照下,帶著幾分書中所強調的「神性」。彭星凱用大膽搶眼的設計,呼應小說內容的脫俗不羈,也充分表達了他的設計精神。

事實上,彭星凱一開始并沒有想以裸女為主視覺,但在拍攝當天,他發現模特完整著裝拍出來的照片,雖然抓到了人味,卻難以呼應女性在故事中,男子眼里的「神性」,必須要透過女體的柔美,讓人心生向往,但又不能展現出人的性格,于是與團隊溝通讓模特裸體。

9. 企鵝憂郁

《企鵝憂郁》書名很有趣,名詞與名詞的交換,當「企鵝」和「憂郁」兩個毫不相干的文字湊在一起時,讀者就會產生疑問:什么企鵝?為什么憂郁?為了強化這個感覺,設計師將書名放的很大,即容易記憶,也快速的傳達出了「怪」與「奇想」的文本特色,這是圖片無法傳達出的心里感受,也給讀者留下了無限的想像空間。

企鵝頭出現在書封各處,彷彿一個旁觀者,看著主角們詭怪的故事一件一件發生。企鵝長什么樣大家都知道,所以這個圖形并有放的很大,讓讀者探尋「憂郁」,才是這本書的主旨。

10. 人類時代:我們所塑造的世界

《人類時代》書名極具力道,給我們身處的時代標下了,明確且難以撼動的定義,非常權威。彭星凱想將這個氣質表現出來,所以版面的編排方式模仿了報紙、論文期刊等相對嚴謹類的讀物,整個書封看起來即權威,又具有論述般的信賴感。

書中的主形象,是一些由立體三角形組合而成的,而三角形是幾何圖形當中,最基礎、以最少直線所構成的形狀。銳利規律的外型,象徵著不存在于自然界的文明。由所有三角形,組合在一起形成的圖形,如天空之城般漂浮著,即虛幻又真實,呼應副題「我們所塑造的世界」。

環繞在主形象附近的燙金抽象符號,意在嚴謹的環境中,表現出活力與作者文字里的詩意特質,仿佛在告訴讀者,這是一本內容嚴謹,但不壓抑的短篇小說。

11. 設計的心理學

《設計的心理學》該書注重在產品設計領域,挑出生活中不良卻已成定局的設計。書里特別提到了,電燈開關所存在的設計問題。以這個為切入點,設計師通過不斷重復的方式,將開關大量的排列在書封上。(第一眼看還以為是門呢,原來是開關)「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.jpg」

若仔細看,我們會發現,在所有重復排列的開關中,有幾個帶有文字的開關,其中一個寫著:Study Room,翻譯過來就是「學習室」,而這個開關卻是關著的。

按下開關后,房內一片灰暗。內封的紙張印上灰色,寓意關燈后的房間。黑色的文字,在灰色的背景上,識別性會受到影響。設計師通過這種隱晦又不易察覺的方式,來告訴讀者這些不良的設計,給我們帶來了多少不便。

11. 鎮痛

痛很抽象,每個人各自解讀。有人能從中得到快樂,有人沒有。但痛是一種天賦,提醒自己避險與止血,記錄著我們曾經的愚笨與學會的聰明。當愿意把痛說出口,彷彿就變得不那么痛了,還能提供給他人作為治療經驗的參考。大概「鎮痛」給我這樣的感覺——彭星凱說道。

把書衣比作皮膚,受了傷需要縫補。主視覺「鎮痛」二字,用不同色彩的車線展現(車線說的是工藝),隱喻被縫補的傷痕,仿佛在告訴讀者:你看,我縫了好幾針呢。痛的人或許釋懷了,看的人反而更痛。

這本就是前面提到的,要求打回去重做的書籍,據說反復試印了6~7次才成功。彭星凱說:幸運有印刷廠愿意陪經驗不足的我一次次練習,以及出版社對延后交貨時間的體諒,才讓封面得以接近想像中的樣貌。我相信大部分設計師都會有這樣的心理,讓自己的作品以最好的姿態面向世人。

彭星凱,這位年輕的設計師,有成熟的思維架構,能堅持完成自己的想法,不被客戶牽著鼻子走。他形容,設計師就是體會社會狀態的角色,同時也推進著社會前進,設計師應要有自我學習與自我反省的能力,將思想透過作品傳播出去,為社會進步,創造一些可能性。

以上就是本期的全部內容了,喜歡彭星凱作品的人,可以去他的官網看看。

官網指路 → www.emptyquarter.net

歡迎關注研習設的微信公眾號:「Yanxishe2017」

點贊 37
收藏 34
繼續閱讀相關文章

發表評論 已發布 5

還可以輸入 800 個字
 
 
載入中....
5 收藏